加載中 ...
首頁 > 財經 > 深入閱讀 > 正文

史上最便宜A股——2019年,A股退市之“退市海潤”(海潤光伏)

中國財經界·www.bwvkdl.co 2019-12-24 16:59:47本文提供方:Cloud原文來源:

7月8日,退市海潤退市整理期的最后1個交易日,截止收盤,股價報0.15元,跌幅6.25%,全天成交金額2442萬元,總市值為7.09億元。此前的5月17日,上交所向海潤光伏發出《關于海潤光伏科技股

7月8日,退市海潤退市整理期的最后1個交易日,截止收盤,股價報0.15元,跌幅6.25%,全天成交金額2442萬元,總市值為7.09億元。此前的5月17日,上交所向海潤光伏發出《關于海潤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終止上市的決定》([2019]94號),海潤光伏于5月27日進入退市整理期交易,退市整理期為30個交易日。

2018年以來,A股退市正在走向常態化。

2019年A股市場在加速出清。今年以來,已被強制退市或公告將被強制退市的A股公司已有12家。其中,重大違法3家(長生退、*ST康得、千山藥機),面值退市6家(雛鷹退、華信退、印紀退、退市大控、神城A退、*ST華業),財務問題3家(眾和退、華澤退、退市海潤)。此外,還有9家公司被暫停上市。在業內人士看來,面值退市在實踐中越來越多,這也是提高上市公司質量要求下的體現之一,退市制度未來也將繼續完善。

1毛股

作為昔日風口上的光伏明星企業,海潤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總部位于江蘇省江陰市,是中國的晶硅太陽能電池生產企業之一。2012年,公司借殼江蘇申龍登陸上交所,彼時市值超過200億元。

乘著政策東風,海潤光伏曾經一度高歌猛進,媒體報道稱彼時其向“撒胡椒面”一樣投資光伏項目,涉及超過48個項目、布局17個省份,轉折由此開始。

2015年4月,海潤光伏由于2013年度、2014年度經審計的凈利潤均為負值,被上交所實施退市風險警示。彼時,海潤光伏通過賣掉成熟電站的方式來繼續維持業務。此后,海潤光伏表示將引入戰略投資者,華君控股實控人孟廣寶旗下的華君電力進入海潤光伏。不過見諸報端的反而是海潤光伏與華君電力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恩怨情仇,最終,2017年7月,海潤光伏董事會解除了孟廣寶的董事長、總裁職務。

不過,在海潤光伏最終因為連續虧損、負債過多的情況下,華君的孟廣寶開始馳援。而到了2018年8月14日,海潤光伏公告稱,大股東楊懷進已經不再持有公司股份。

今年5月23日,海潤光伏發布公告稱,由于2016年、2017年連續兩年,該公司的年度財務報告均被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上海證券交易所決定自5月29日起暫停該公司股票上市。事實上,早在今年2月1日,海潤光伏就已經跌至1元以下,成為“仙股”。截至6月14日,海潤一字跌停至0.20元,已經刷新了此前中弘退市創下的A股股價的最低紀錄。

6月17日開盤后,退市海潤一字跌停至0.18元,正式淪為“1毛股”,市值僅有8.5億元。自今年1月31日以來,海潤已經連續19個跌停,跌幅高達83%。

人不和

實際上,盡管財報數據顯示,2012年至2018年,海潤光伏累計獲得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近7億元,但公司上市7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均為負,經營累計虧損約76.5億元。

據悉,2015年底,海潤光伏為了渡過持續虧損危機,陸續轉讓了海內外多家子公司,合計轉讓價格約2.08億元;到了2018年底,又有7家子公司被轉讓,合計轉讓價格約15.48億元。然而,對外轉讓資產并未能挽救海潤光伏。

根據5月10日上海證券交易所出具的《關于對海潤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有關責任人予以公開譴責的決定》(〔2019〕26號)(以下簡稱處分書)顯示,海潤光伏在信息披露方面,有關責任人在職責履行方面存在違規行為。

處分書對海潤光伏及時任董事長李延人,時任副總裁兼財務總監阮君等20人予以公開譴責。海潤光伏有關負責人透露,被列入處分書的人實際為3批,包括此前入主的華君系一批董監高、華君系被逐出后新選的一批董監高,以及當前的一批董監高。

對于海潤光伏的未來,有負責人稱,現在只能默默做好退市工作,不排除未來會進入“破產清算”。當然在進入三板后,他們也期待有投資者入駐。

陸克平援手

1月12日,*ST海潤轉讓七家子公司的議案獲得股東會通過,盡管這個舉動已經對公司保殼沒有太多意義,但他們還在做最后的努力,或者是善后。

從7家公司的股權轉讓公告來看,海潤此次大手筆甩賣,不求賺錢,但能減輕一些債務壓力,這也算是海潤留守高管們最后能做的努力,但是這些交易之后,能給海潤帶來什么呢?

大致測算,上述轉讓完成后,海潤總資產將減少約17.4億元,考慮到海潤全資子公司鑫輝太陽能已于2018年12月29日正式進入破產程序,*ST海潤總資產將由2018年三季度的112億下降至79.9億元,縮水近3成。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6宗承債式轉讓的受讓方,均為前前任實控人陸克平旗下的江蘇陽光集團或其子公司。根據公告,6宗交易累計承接打包債務多達13.65億元,且受讓的目標公司多為資債勉強相抵,雖然有固定資產電站打底,但怎么算都是虧本買賣。

孟廣寶爽約

*ST海潤已經連續兩年虧損,2018年前三季度累計虧損達10.48億元。扭虧成了四季度海潤公司上下最高任務,否則過2019年元旦,公司就回天無力,準備好“后事”了。

就在這危機的關頭,曾經與公司原管理層鬧崩的前任孟廣寶卻又給海潤光伏帶來一道曙光。

2018年的7月,ST海潤突然公告稱,前任實控人孟廣寶帶著他的華君系,為海潤子公司代償部分債務,并在8月與第一大股東楊懷進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此后華君系又陸續接手公司部分債務,前后累計代償、受讓債務超7億元。

在2018年最后幾個月里,如果孟廣寶果真能力挽狂瀾,海潤或許還能有一線生機。然而在海潤陷入最絕望的時候,孟廣寶卻突然消失了。

曾經高光

據公司官網介紹,海潤光伏成立于2004年,注冊資本為47.2億元,曾在國內有五大生產基地,是中國最大的晶硅太陽能電池生產企業之一。2011年,海潤光伏在多個國家和地區投資開發光伏電站項目業務。

2012年2月17日,經過近1年的資產重組,海潤光伏通過借殼江蘇申龍高科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申龍)在上交所上市。只過了7天,國家相關部門就出臺了《太陽能光伏產業“十二五”發展規劃》,明確骨干光伏企業的發展將得到支持。

自此,海潤光伏不僅站在A股這個大舞臺上,還趕上了政策東風。2009年到2014年,盡管財報中營業收入和凈利潤表現不佳,但總資產從江蘇申龍時的12.61億元猛增至155.7億元。

或許上市之路太過順利,海潤光伏開始試圖通過大規模項目建設來更快地發展。

2015年5月,海潤光伏與聯合光伏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聯合光伏)簽署《關于海潤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屬930兆瓦光伏電站項目投資合作框架協議》,交易總價暫估約88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協議中,海潤光伏要于2015年12月10日前在甘肅、河北、新疆等17個省份建成裝機容量合計930兆瓦的光伏電站,并且能夠并網發電。

協議還約定,2015年6月20日前,聯合光伏會向海潤光伏支付10億元項目收購預付款,并且在光伏電站項目建設完成及并網發電前,海潤光伏只能拿到46.82%的收購對價,剩下35%的收購款要經過聯合光伏驗收確認才能支付。

另外,聯合光伏要求海潤光伏在6個月內未經同意,不得向第三方轉讓合作標的公司股權或光伏電站建設項目,否則,海潤光伏要向聯合光伏支付項目收購預付款3倍的違約金。

本文來源:責任編輯:Cloud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如若轉載,請 戳這里 聯系我們!

本網站轉載信息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請讀者僅作參考,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郵箱:[email protected]

{"error":401,"message":"site sid is empty"}http://www.bwvkdl.co/finance/2019/1224/77723.html
澳洲幸运5最快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5中奖规则 海南环岛赛玩法规则 山东体彩快乐扑克开奖结果走势图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贵州 彩票平台绑卡送彩金 浙江体彩6十1杀号专家预测 股票涨跌是什么意思 黑龙江22选5走势图 p2p网络借贷理财平台 广西十一选五在哪里买 博彩网站测评 中国体育彩票 宁夏11选5软件下载 最简单短线选股方法 天津快乐十分单双软件